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主编:周中华 Editor:zhonghuazhou

 
 
 

日志

 
 

散文:五十多年的心结 作者:周中华  

2017-01-26 16:12:35|  分类: 我的散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五十多年的心结

作者:周中华

         一个人的一生难免会犯错误,犯了小错误,忏悔了、改正了,就好了。犯了大错误,受到惩罚了,悔过自新了,就好了。可是,我五十年前犯下了一个错误,至今却没有终结,一直压在我的心里。五十多年后,我再一次踏上大囫囵的武家坟山,五十年前的情景清清楚楚的又一次展现在我的眼前:

        那是1966年的初秋,当时我八岁,由于学校停课闹革命,高年级的学生在搞运动,我们三年级的学生们就到处玩。一天我找了几个小男孩儿,由我指挥上了武家坟山上玩打仗。每人一根葵花杆当枪,我拿的是用红焦土捏的手枪。在我的一声“令”下,几个小男孩一齐冲上了山顶。当我大摇大摆地走上山顶的时候,我的“兵”一个也不见了。山坡上一片碑林,有高的低的,宽的窄的,有的横躺竖卧,有的东倒西歪;雪白的,青色的;雕龙刻凤,花边雕刻的也十分精致,石碑上的碑文字迹刻得十分漂亮,棱角分明,字体清秀。碑林四周有狮头石柱,前排有八个汉白玉雕刻的小庙式的石房子,两个大石狮子守门,一个已经被推倒,另一个被明显砸坏。碑的下面都有一个大小不等的石槽做基础。每个碑的后面都有一个坟丘。中间有一个坟丘被挖开,石碑被推倒,坑外四周紫红色的棺木东一块西一块,各种鲜艳的绸缎被风一吹,都变成了无数个小布团,四处吹散;坑边有一具尸体,尸体是黑色的。皮肉全部干枯,能明显地认出是男性。我早就知道这里是武家坟园。听老人们说,武家过去是有钱人家,从崇礼的西湾子到内蒙古的多仑,西自山西的大同,东至赤城的独石口,都有他家的土地和牧场。他家雇佣的佣人和长工,大多数都没有见过真正主人的面。他家真正主人的外号叫武拐子,大名没有人知道。家中有兵有枪,有神父。他家信奉天主教,院子里就有一个大教堂,教堂在文化大革命以前就改做粮食仓库,院子也化为公有。武家全家在解放的前几天逃到山西老家了,武拐子没解放就死在大囫囵镇。今天的这具干尸难道就是武拐子?从推倒的石碑看,这是最大最华丽的一块,而且也只有这座墓穴被中学的造反派挖开了。我自己坚信这具干尸一定是武拐子。当我向墓穴走去时,刘宝龙和小伙伴们已经从墓穴中钻出来。墓穴建筑的也很漂亮,青砖拱顶结构。拱厚六层青砖,墓中的地面上铺着青石板。墓穴很宽敞。刘宝龙自己把那具尸体抱起来,立在了一块石碑前,这具干也不过30来斤,肚皮硬梆梆的凹陷下去,用葵花杆敲,有咚咚的声音。我看着这具黑干的尸体,心里有些发毛,可又怕损坏了自己男子汉的形象,只好壮着胆子说:我们应该把武拐子另找一个地方埋了,这里有好看的龙凤石雕和漂亮的碑文,这可是我们画画练字的好地方。这样暴尸野外,以后谁还敢来。有一个小男孩儿反对我的建议,说他是个大地主,就要把他打倒,砸烂。”也有的孩子应声“对!该砸烂!”砸与埋,形成了两种不同意见,这伙孩子最利害的是刘宝龙,刘宝龙最听我的话。最后,几个小家伙一起把这具尸体抬到了营盘山下寻找下落的时候,被大人们看到了,在大人们的吼骂声中,我们来不及确认是不是废弃的土豆窖,就急忙把“吴拐子”扔进了一家仍然有土豆的土豆窖里,撒腿就跑。就这样,一场劫难发生了:第二天我们才知道,刘宝龙已经被他爸爸用皮鞭子打的遍体鳞伤,满脸浮肿的变了模样,满身血迹,好多天不能吃饭,不能说话。当我们几个小伙伴偷偷地看他时,都不由得伤心地哭了。我也被我爸爸打了一顿。从那以后,我下定决心,不再和男孩子们一块玩了。和男孩子们玩容易惹事;可和女孩子们玩儿又觉得没意思。

        随着时间的推移,过去的事情大多数都忘记了,可是就这件事一直没有忘记,而且在我心里压抑的越来越重。总希望通过什么途径找到武家的后代,向他们赔礼道歉,帮助他们找到那个土豆窖。释放了我压抑五十多年的心病。我四周看看,天还是那片天,山还是那座山,可是这里再也看不到武家坟的影子,看到的是一片片的胡杨林,白雪皑皑的山丘。偶然间一只喜鹊飞过,落在了杨树稍上,发出来“咭-咭-咭-”的声音。似乎告诉我:这里不再叫武家坟了,应该叫这里为杨树岭。

散文:五十多年的心结  作者: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散文:五十多年的心结  作者: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散文:五十多年的心结  作者: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散文:五十多年的心结  作者: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散文:五十多年的心结  作者: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散文:五十多年的心结  作者: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散文:五十多年的心结  作者: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散文:五十多年的心结  作者: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散文:五十多年的心结  作者: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散文:五十多年的心结  作者: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散文:五十多年的心结  作者: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散文:五十多年的心结  作者: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散文:五十多年的心结  作者: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