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主编:周中华 Editor:zhonghuazhou

 
 
 

日志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2016-12-14 17:46:04|  分类: 我的专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该剧本是一个征求意见稿,希望各位摄影老师及戏曲老师给予斧正及支持,也希望得到更多关于张家口历史的珍贵照片,包括1938年出口外,1958年回故乡,1978年走亲戚,1998年搬新家,2008年逛新城,2015年庆申奥六场剧目的相关摄影作品。也希望得到大家的不同意见。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目录简介:

第一场:出口外。1938年夏天,沧州闹大水,赵芳芳逃荒到张家口。

第二场:回故乡。1958年秋天,从坝上回沧州老家,经过张家口大境门。

第三场:走亲戚。1978年夏天,赵芳芳把秦氏一家当成亲戚来往。

第四场:搬新家。1998年夏天,搬进市区儿子的家里,与亲戚见面。

第五场:逛新城。2008年秋天,与亲戚及儿女在大境门谈逛张家口市区。

第六场:庆申奥。2015年,在儿子家与亲戚儿女庆祝张家口申冬奥成功。

 

第一场:出口外。

【大背景】:1938年的大境门。

【小背景】:破旧的小土房,李婆婆家。

【主要人物】:

1、 赵芳芳,12岁,正在裹脚期的少女,逃难者之一;

2、 赵父,40岁,赵芳芳的父亲,逃难者之一;

3、 毛母:35岁,赵芳芳的母亲,逃难者之一;

4、 赵云:18岁,赵芳芳的哥哥,逃难者之一;

5、 李氏:临产孕妇,小土房住户,18岁;

6、 李婆婆:李氏的婆婆,40岁,小土房主人。

【场景】:大境门一侧小土房前后,挑担子的,背箩筐的,挎包袱的,抱小孩的逃难人流从小土房前后缓缓经过。

【画外音】:1938年,日本帝国主义在我国烧杀掠抢,无恶不作,中国人民奋起反抗。4月6日台儿庄报捷,消灭日寇12000人。4月21日,中共中央发出《对平原游击战的指示》。5月26日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发表,冀中平原的抗日战争全面爆发。6月9日,蒋介石为了抵挡日本侵略者的进一步西进,下令炸开花园口,淹死百姓89万人。7月沧州一场大雨刮开了子牙河大堤,沧县一片汪洋,当时正是冬小麦收割的季节,所有的收获化为乌有,人们只能背井离乡,四处逃散。我们的故事将从人流中的赵家开始。

【赵父挑着两个箩筐,一个箩筐里放着一个小孩,后面跟着挎包袱的老伴赵母,随后是背着背篓的赵云和背包袱的赵芳芳行进在与逃荒的人流中。走到李家门口,赵芳芳一屁股坐在地上。

赵芳芳:娘,我实在走不动了,我能不能把裹脚布松开啊?

赵母:裹脚裹的半半拉拉,现在松开,以后怎么嫁人啊!

赵父:现在生死未卜,还管的了大脚小脚,松开吧,逃命要紧。

【赵芳芳松开裹脚布,李婆婆提着一筐沙子上。

李婆婆:这姑娘裹着小脚和走这么远的路,你看看脚趾头都流血了,照这样下去走不到坝上脚就不能要了,我家里有药膏,进屋我给处理一下吧。

赵母:这位大姐怎么知道我们是去坝上的呀?

李婆婆:你看看这都是逃荒的,不去坝上还有什么地方容得下这些人啊。快都进屋歇息一下吧。

赵母:谢谢大姐。

【一家人相继进屋。

李氏:娘,你找回沙子了?那我去炒吧。

李婆婆:炒沙子不忙,你先把咱家的白药膏拿出来,你看看这小姑娘的脚成啥样的了。

李氏:哦,那我去拿白药膏。【下。

赵母:这姑娘是你家媳妇吧?

李婆婆:是啊,这几天就要临产了,炒一些沙子好给儿媳生孩子用。

赵母:你们生小孩也用炒过沙子啊?

李婆婆:是啊,难道你们也是?

赵母:是的,是的,看来你们也是沧州人啊?

李婆婆:是啊,我们是沧州辛集的啊。

赵母:啊,辛集的,那离我们王祥庄才几里路啊!

李婆婆:原来我们还是这么近的老乡啊!

赵母:哦,那姐姐出来有几年了?

李婆婆:妹妹呀,说来话长,我们已经出来15个年头了。

【李婆婆唱:

一九二三年,沧州闹大旱,

庄稼干,家无粮,背井离乡,四处逃散,

听说是张家口是皮都买卖兴隆,

千家商号万家灯火就像上海滩,

大境门外畜牧交易如火如荼,

西沟正沟等待交易的皮毛堆积如山,

怡安街武城街皮坊百家,

口羔皮口羊绒远销世界,

我先生是祖传皮匠几百年,

去皮都做营生肯定保险,

我一家,千里迢迢来到张家口,

从此后当皮匠糊口熬年。

白日里我先生在皮坊泡皮熟皮,

我在家做皮线养家赚钱,

一家人欢欢喜喜自给自足,

到后来买下了河边小土房倆小间,

本想的一家人欢天喜地,

谁料到第二年大祸冲天。

【李婆婆哭。

赵母:姐姐不要哭了,不要哭了。

李婆婆:不哭了,不哭了,想起那时候,就心有余悸啊。你们虽然是遭大水逃荒出来的,可比我们幸运多了。就在我们家刚刚稳定下来,我先生的生意开始好转的时候,那是1924年的农历6月13日。我家先生去大境门外购买皮子,我和儿子在家做皮线活。雨还是一个劲的下,我家房子漏雨的地方越来越多,我就出去看天气,突然间,洪水中卷着大量的皮子、羊毛、牛毛、马车、树木、农具从大清河上游直冲而下,冲向了大清河上仅有的一座桥,就是普济桥,皮毛树木被大桥挡住,洪水水位越来越高,普济桥一下子被冲垮,顿时桥东一片汪洋。东岸边的“三太爷庙”整个被洪水推着前行,撞在对面的大戏台上,躲在庙顶和戏台上的人们纷纷落水,房屋店铺在大水中一溜烟似的塌陷下去。无助的人们在大水中扑腾挣扎,哭爹喊娘,惨不忍睹。我跑回家里一把抱着儿子就往新华后街的高处跑,脚下的水眼看着在越来越深。第二天早晨,雨停云散,洪水渐退,昔日城区面貌已经荡然无存,唯有沉沙和污泥高及屋顶,断墙残壁露于泥沙之外,溺死者尸横遍地,一片狼藉。从此,我的先生再也没有回来。【哭。赵母给李婆婆递过一块手绢,抚摸着李婆婆的肩膀。

赵母:原来这张家口也闹过大水啊!

李婆婆:何止是大水,那么大的一个张家口,低处的房子大多数都塌了,尸体遍地都是,惨不忍睹啊!要不是我们孤儿寡母不能种地,要不然我们也出口外了。

赵云:爹,娘,那我们还是下定决心出口外吧。

赵父:儿子说的对,咱有种菜的手艺,怎么样也饿不死啊吧。

李婆婆:我们也去坝上了,由于我先生是皮匠,只能在张家口做皮匠生意,哪想的会遇到那么大的洪水啊。

赵母:天灾人祸,谁能预料得到啊。

赵父:老大姐,如果我们出口外,没有地怎么办啊?

李婆婆:到了坝上,那是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人们不是说,出了这大境门,光见牲口不见人,那里三十里见不到一户人家,地你就可以随便开,还怕你没有地种啊!

赵父:哦,怪不得人们都出口外啊。

赵母:那我们就出口外。

李婆婆:坝上草原虽然水草丰盛,地域宽阔,但是那地方太冷了,这是我用做皮线的下脚料猕补的一件皮衣,给这小姑娘带上吧,很快就用上了。

赵母:这样怎么可以啊。

李婆婆:有什么不可以的啊,以后咱就当亲戚的走,你们在坝上呆不下去了就回张家口来,这里也是你们的家。

赵芳芳:谢谢大姨,那以后我又多了一个大姐姐【走到李氏跟前。李氏拉着赵芳芳的手,抚摸着她的头。

李氏:以后来张家口可别忘了来看我这个姐姐啊!

赵芳芳:必须来看你呀,嘻嘻嘻。

赵母:出门在外遇到好人家了啊!【接着唱:

虽然是在逃难背井离乡,

却遇上好大姐温暖心肠,

跨出了大境门就是坝上,

不知道何时会报恩回张。

李婆婆:我们已经是亲戚,还说这些干什么啊,出门在外难处还多的呢,那地方冷,你们到了坝上早点制买一些皮衣和毡疙瘩吧。

赵母:谢谢大姐,我们知道了。

李婆婆:那地方狼多,你们还是住人多的地方吧。

赵母:那大姐知道什么地方好啊?

李婆婆:上了坝,再往北走个百八十里,那里有一个叫大囫囵的地方,那是一个镇,做买卖的骆驼队、勒勒车队都在大囫囵驻站,那里做买卖的人很多,店铺一家挨着一家,你们有种菜的手艺,在那里会呆下去的。

赵父:那就好,那就好。

赵母:谢谢大姐的热情帮助,我们在大囫囵呆好了,会请你们全家到大囫囵做客的。

李婆婆:那当然好了,一定一定,哈哈哈。

赵父: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启程了,有机会再来看你老大姐。

赵芳芳:大姨再见,姐姐再见,我会想你们的!

【下。

大背景配图: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二人台摄影剧:六过大境门(1)  编剧: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