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主编:周中华 Editor:zhonghuazhou

 
 
 

日志

 
 

小小说:《梦见丫头》作者:周中华  

2009-07-06 22:45:29|  分类: 我的短篇小说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小说:《梦见丫头》

作者:周中华(双鸭山市建龙矿业)

小小说:《梦见丫头》作者:周中华 - 周中华 -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有一个小女孩,是我的女儿小学时的班长,长的聪明伶俐,思维敏捷。她经常到我家和我女儿一起玩,我总叫她丫头。因为她从小缺乏父爱,非常羡慕我的女儿有我这样的一个好爸爸。有时候偷偷的叫我一声“老爸”,我还是喜欢叫她丫头。

     上中学以后,我就一直没有见到她。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我背后悄悄的叫了我一声“老爸”,我回头一看,原来是丫头。

     “明年你就该高考了吧?”我问。

     “是的。”

     “准备考什么样的大学呀?”

     “吉大。”

     “为什么要考吉大呢?”

     ......

     几句话的盘问,她道出了她的内心话。从初中到高二,学习一直是名列前茅,她确实是一块读书的料。看书过目不忘,听课能够立即重复老师讲的内容。大大的眼睛里带着一种神秘的目光,高高的个子衬托出她健壮的身躯,高挺的胸脯把她带进了成熟的花季年龄。她恋爱了,爱上了她高中的班主任老师。她的高中班主任老师我见过,一米五五的个头,二尺六七的腰围,宽大的脸上镶着两颗机警的小眼睛,肥厚的大嘴非常能说会道,他能把死人说活,也能把活人说死。是吉大的学生。

     “你们好到什么程度了?”我又问。

  “零距离了。”

  “零距离是什么概念?”

  “老爸真土,零距离就是没有距离了呀。”

  “难道你们已经上床了?”

  “是的呀。”她漫不经心的说着,还和我耍着鬼脸。我以为她在和我搞恶作剧,后来才真的相信了她说的是真的。并且详细的说出了他们的全部过程。我非常生气的指责她:

  “你才多大呀?”

  “快二十了呀。”

  “你爷爷奶奶白心疼你养育你了!”

  “这与爱情有关系吗?”

  “这样做你会后悔的。”

  “人生的快乐莫过于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呀。”

  “丫头,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丫头了,以后好好保重吧,你会毁了你自己一生的。”

  “哈哈,老爸,我看你才是毁了你自己的一生了呢。”

 

  又是一年过去了,高考的校门口挤满了踮着脚尖来回张望的学生家长。我也挤在这样的人群中,在花季少年的人流中寻找着谁,期盼着谁,希望在潮水般的花季人群中找到我的女儿,更希望找到我的丫头。可是在人头攒动,争相拥挤的人潮中,我被挤到了最后面。回头一看,这里正在准备毕业庆典。摆桌椅的,安装音响的,布置舞台的,过来的,过去的,都在忙忙碌碌。唯有一个人似乎显得非常无聊,年龄不过二十,穿着打扮像个小山村的童养媳,扎两个小垂辩,头发也没有什么光亮,上身穿一件花格子衬衣,脚穿一双很旧的布鞋,左手拉着一个幼小的男孩。小男孩左手攥着一小块砖头,在嘴上啃着,鼻涕从上嘴唇拉线式的拉到了砖头上,一边啃着砖头,一边说“好吃,好吃”。小男孩的样子很像一个人,大大的脸庞,小小的眼睛,厚实的嘴唇,让我一看就判断出我眼前的这个童养媳一样的母亲,就是丫头。我上去搭腔:“你是丫头?”

  她爱答不理的说:“谁是丫头,我不认识你,请你不要影响我看节目。”我顺着她目不转睛的视线望去,舞台上有一个和小男孩长像一样的人,他仍然是西装革履,一副教师的派头,正在和一位女教师忙碌着安置舞台音箱,女教师就是他的妻子,他就是丫头的高中班主任老师。我正想上台去揪那个道貌岸然的班主任老师的时候,刺耳的音箱调试声把我从梦境中惊醒。

  丫头不见了......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4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