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主编:周中华 Editor:zhonghuazhou

 
 
 

日志

 
 

《何芳草》第十八章 住院  

2008-06-06 16:35:45|  分类: 我的中、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八章 住院

    

(一)

  何芳草回到家中,心里压着巨大的委屈与伤痛和罗旭东摊牌:“旭东,你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工程师,你要面对现实,要改变自己的现状;我已经和矿部联系好了,调到矿里机械设备处吧,怎么也比在农机厂要有发展前景。”

  “不,我不去,我已经受够了!”

  “受够什么了,谁给你委屈受了?”

  “何芳草,别演戏了,自从和你结婚,你就没有用正眼看过我,我是没能耐,既没钱,又没权,给你带不来什么好处,可我也不是个软柿子,任人随便捏来捏去。”

  “我给你的自由还不够吗,你还要怎样?”

  “我要什么你能给得了吗?我要的是男人的自尊,你懂吗?”

  “你在外面想干啥就干啥,我难道管你了吗?”

  “我干啥啦?我找几个朋友喝点酒难道还要和你汇报吗?”

  “咱俩不要吵,我也不想和你吵吵闹闹,我只希望你罗旭东像男人一样,给自己的老婆和自己的儿女撑起一把保护伞,维护这个家庭。”

  “好一个家庭,家庭给我带来了什么?带来的是多少人的白眼和嘲讽,带来的是一顶又一顶的绿帽子,带来的是一个男子汉丢掉的尊严。你给过我什么?除了我寄人篱下地生活在你的眼皮底下之外,最多花你几个钱;如果你觉得这样不好,我可以离开你,给你自由;你愿意和谁好,就和谁好,我也不愿当你这堵挡风的墙;我更不愿意让人说我是戴绿帽子的泥头!”

  “罗旭东!请你自重一点好不好?你在外面干了什么,难道我不知道吗?请你好自为之!”

  “我怎么着,难道我对不起你何芳草?我忍辱负重,支撑着这个家,我还不能有一点爱好?”

  “你那也叫爱好?真令人恶心!”

  “我自从和你何芳草结婚半年来,你给过我什么?你什么时候像一个真正的女人体贴过我,爱过我?虽然你没有对我说过一个不字,可你从心底里真正地爱过我吗?白天你高架于别人的头顶之上,晚上你就像一块木头,你不觉得吗?别说你过去如何的风流,我曾经承诺过,不计较你的过去,可你现在真得让我十分放心吗?”

  “罗旭东,我不想和你争吵,你已经是一个即将做父亲的人了,还总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

  “我不着边际?你认为这孩子是我的吗?从我和你结婚半年来,还不如你和别人在一起的时间长,怎么让所有的人相信这孩子就肯定是我的?”

  何芳草听了罗旭东这样的话气得火不打一处冒,挺着五个月的身孕上前重重地给罗旭东一个大嘴巴,罗旭东当即没加思索地还击了一拳,重重地杵在了何芳草的胸前,何芳草“哎哟”一声,她一个趔趄后退了一步,想尽力地争扎着站住,可巨烈的疼痛最终还是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而罗旭东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何芳草眼前一片漆黑,小腹疼痛,身下热辣辣的东西流了出来,她吃力地摸了一下身下的热处,看看是鲜血,想站起来,去客厅打电话,可怎么也站不起来,她吃力地爬到客厅的电话机旁边,拨通了李婷家的电话:“李,李大姐,快帮我叫救护车。”

  “你怎么啦?”李婷急切地问。

  “我摔倒了。”

  “好,你坚持住,我要了车就去你家。”李婷放下电话,就和金亮一起向何芳草家跑去。李婷一进屋,发现何芳草脸色苍白,卷曲在地上,身下的鲜血曲曲弯弯地延伸到了里屋。县医院的急救车很快就到了她家楼下,金亮和李婷还有医院的医护人员很快用担架把何芳草抬上来,飞速赶往医院。(二)

  急救室的灯还在亮着,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了,手术还在继续进行,三个多小时后,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李婷急切地问大夫:

  “病人有危险吗?”

  “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只是小孩没有了。”

  “我们能进去看看吗?”

  “可以,但不许叫醒她。”

  李婷和金亮一起走进急救室,看着何芳草脸色苍白地躺在手术台上,深红色的血浆一滴一滴地流进了她的血管,监视屏幕显示的曲线还在缓缓地波动着。李婷让金亮先回去,明天还有矿里的好多事情要做,她要留下来陪着何芳草。

  一袋血浆输完了,又换上了一袋,何芳草的脸色开始有些红润,她慢慢地睁开了眼,环视了一下房顶,又看看守在她身边的李婷,李婷已经爬在她床边睡着了。何芳草看看窗外,天已经大亮了,阳光红红的从窗外斜射到屋里的墙壁上。她摸着李婷的头发,两眼的泪水顺着鬓角滑落到枕头上。

  李婷醒了,看见何芳草已经苏醒过来,抓着她的手就问:“小何,你醒了?”何芳草点了一下头说:

  “嗯,李大姐多亏你的帮助,要不然我就见不到你了。”

  “别说傻话,这不是好好的吗?”

  “可我知道孩子没有了。”

  “你怎么知道?”

  “我的肚子没有了。”

  “小何,不要难过,你还年轻,以后还有机会。”

  以后,她还有以后吗?这么没有人性的罗旭东,从心底珍惜过他们的爱情吗?明明吃着软饭,花着老婆的钱,住着老婆的房,在外面胡作非为,还要在何芳草的身上寻找平衡,当他一次又一次的胜利之后,那种大男子汉气慨一直指使着他的言行,他需要的是自己的尊严,哪怕何芳草不是个处女,也无妨,只要别人甭给他当面泼脏水就行。可是偏偏孟伟当面就对他那样说,做为一个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全厂唯一的工程师,他怎么能就此罢休,甘愿把这软饭吃下去呢?李婷又是介绍人,何况何芳草自己的处境是不允许离婚的,如果离婚了,她比结婚前的处境还难。何芳草只好忍气吞声,维持着这个家。何芳草忍住泪水,笑着对李婷说:

  “李大姐,你就放心吧,我不会为这事难过的。”

  “那就好,等养好身体,说不定明年就能生个大胖小子。”

  “李大姐,你不要再说了,我现在只想让你陪着我睡觉。”

  “好,你睡吧,我陪你睡好吗?”

  何芳草微笑着点点头,闭上了眼睛,李婷坐着小凳子,把一只胳膊搭在了何芳草的胸前,爬在床边不说一句话。实际她俩都没有入睡,都在各自想着自己明天应该怎么办。!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