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安全网 ZH safety net

主编:周中华 Editor:zhonghuazhou

 
 
 

日志

 
 

《何芳草》第十二章 分房  

2008-06-06 16:25:53|  分类: 我的中、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二章 分房

    

(一)

  “叮咚”一声电话又响了。

  “喂,您好!”何芳草习惯地拿起电话。

  “小何,告诉你一件好事,你在城里的房子已经落实了,我把你安排在和我一个单元,难道你还不谢我?”说话的是冯世良。何芳草一听,甭说高兴,吓都吓的丢了魂,可面对冯世良的权势,何芳草只好硬着头皮说:

  “谢谢冯矿长。”

  “这就对了,只要你跟了我,我会心疼你关心你的;如果你还那么固执,你应当知道我会怎么做的。”

  面对冯世良的威迫,何芳草没了主意。她心里乱得很,自从住进了八区,她就没有舒心地住过一天;新婚期间,就有人前来“义务帮忙”;南珍死后,更不知有多少人虎视眈眈地盯着她家院门口,盼望着能给他们留下一条挤进去的缝隙;走进卧虎坪的办公楼,周围多少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还有多少人公开的对她喜皮笑脸,动手动脚,全然把她当成了那“风骚的小寡妇”;每天当她下班走回这八区的路上,都有明看暗瞅的人让她防不甚防,当了处长助理以后,她自己有了办公室,也曾想过在办公室支一张小床,这样就可以离开那永远也不想回去的八区,可偏偏遇上了一个冯世良,如果在办公室支一个床,那样会更危险,比住在八区的危险系数还要大,现在的八区人,对她这个“风骚小寡妇”,也只是嚼嚼舌根而已;对她构不成根本性的危害,而冯世良对她的危害才是根本性的危害;她这时多想赶快给她解决城里的住房问题,哪怕是最小的,最差的,最旧的地下室都行。

  城里住楼房,有一种老死不相往来的习惯;那里没有东家长西家短的无聊纷争,没有躲在草丛和树后的窥视;没有路边那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又说又笑的闲人们,当你走近他们的时候,他们都哑雀无声眼睁睁地看着你,把你目送到远处。好不容易盼到了要离开这让人无耐的八区,可没有想到却要住进和冯世良一个单元的楼里。想到这里她的汗毛全部竖起来了,以后的难题会更多。何芳草这时想到了李婷,也许李婷能够给她想出什么办法。于是她处理完手中的急活,去资料室找到了李婷,李婷见何芳草进来,知道她肯定又遇上什么烦心的事了,赶忙上前拉着她的手,让她坐下慢慢说,何芳草把这些情况详细地和李婷叙述了一遍,窘迫的表情使李婷非常同情何芳草的不幸,心里在狠狠地骂着这个发疯的老色狼,给何芳草倒了一杯热水,递给她,坐在她的对面慢慢地说:“不要紧,有你李大姐在,他疯色狼就休想得到你。”

  “可我眼下该怎么办呢?”何芳草用急切的目光望着李婷。

  “这次分房是一些技术人员调整后空出来的八套旧房,房子倒还不错,只是你不能搬进去,一但你搬进去,保不准有一天他会窜到你屋里去,你说怎么办?”

  “还有其它办法吗?”

  “有,因为和冯世良一个单元的空房是70多平米的中房,而这次人口多的困难户多,你只要舍得那套房子,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换到别的地方去,你愿意吗?”

  “当然,当然愿意,哪怕只有一间地下室也行。”

  “分房方案虽然是冯世良一人作主,可必竟要经过班子会讨论通过后才能公布;这次你该写申请写申请,该分就分,等方案公布后,你不要搬,李莫计因为他家人口多,住50多平米的房确实不好住,他又是立过战功的志愿军,肯定要到矿部闹事,等冯世良不好处理的时候,我让金书记出面把房子换了,既显出你的高尚风格,又可以躲开这个祸根,你说行不?”

  “还是李大姐的办法多,你就帮我办吧。”

  事情真像李婷预料的那样,方案一经公布,李莫计颤颤巍巍地拄着拐杖找到冯世良办公室,拿着他的军功章和冯世良摆功劳,冯世良口气挺横,还说:“这已经照顾得你不错了,甭不知足。”老爷子一听,火冒三丈,拿起拐杖在他屋里大吵大闹,打碎了他办公桌上的茶杯,还有墙上挂的字画玻璃,满楼道都听得见,很多人前来拦架,金亮这时也来阻止,其实是李婷早有安排。金亮一来,李老头不打也不闹了,只是在骂冯世良:

  “冯世良你算什么东西,老子冲锋陷阵那伙儿,你还没有出生呢,今天敢在老子面前使横的,我告诉你冯世良,房子我可以不要,你想给我下马威,看我打不烂你的脑壳……”

  金亮上前把李老头扶到沙发前坐下,对李老头说:“老爷子,甭生气,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的,动这么大的火?”

  冯世良看看眼前的狼狈相,有点不好意思,他想请金亮赶快把这尴尬的局面处理下去。而金亮就是不拿主意,只是和老爷子说着话。这时何芳草进来了,旁若无人地对李老头说:“李大爷,我想你家人口多,我又是个单身,咱两家换一下不就解了,反正我一个人,有个地方就够住了。”

  “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我不能剥夺你们领导的待遇,只是和这不通人情事理的冯世良发发火,姑娘的好意我领了。”李莫计起身拄着拐杖要走,何芳草搀着他又说:“有金书记和冯矿长在场,咱就把这事儿定了?”何芳草给金亮递了个眼神,金亮又看着冯世良不说话,等待冯世良开口,冯世良看看眼下的情况只好点头同意。

  金亮挥手让大家各回各屋去工作,何芳草追出老爷子安排几个行政处的清洁工给冯世良打扫卫生。一切又恢复了原来的平静。

  清洁工走后,冯世良一个人躺在里屋的床上想着事情的前前后后,他的前半生由于工作业绩突出,也曾辉煌过,临老却有了爱女人的毛病,从他内心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可以。只要他看上的小媳妇和大闺女,都没有费过很大劲就轻而易举地得到了。事过之后,没有一个找过他的麻烦,也没有人把这些事情讲出去,他很觉得心安理得。一为他的常胜将军而自信,又为他的老来花运而自喜。他玩过的女人大多数都有丈夫,却能办得很成功,如今这么个单身女人都始终不能得手,真让他感到很大的自悲。从冯世良内心认为:“男女之间就和吃饭与大便一样,都是身体的需要,在他玩过的这些女人中,主动送上门的多,因为这毕竟是一种便宜的事,背着丈夫做几次又丢不了什么,少不了什么,还得到很多好处,这种无本钱大收益的好事谁不想做,只要守口如瓶,什么后遗症都不会有。而这何芳草一个山沟里出来的民女都这么固执,实在让他大伤脑筋。放弃吧,他真的不甘心,他不愿就这么自告失败,因为他没有在这方面失败过,何况她又是凤凰山煤矿几十年来少有的美女、才女、处女;如果继续,他确实已经黔驴技穷没有什么好办法了。想到这里,他恨不得用绳子把她捆来实现他的愿望。最后他作出了一个决定:再给她一次机会,如果还实现不了,他要采取报复措施,让她知道我冯世良的厉害。(二)

  何芳草怕夜长梦多,和李老头换了钥匙,粉刷了墙壁,更换了灯具,没有买新家具,还是把八区家中的旧家具摆到了卧室,靠床的写字台上仍然放着那盏小台灯,小台灯的底座上仍然放着那一对情侣小瓷人,写字台的玻璃板下还是夹着那张清晰度很差的老照片,上面还是当不当正不正地压着一本书,客厅里仍然摆放着那套旧沙发和南珍最喜欢的那台25英寸大彩电。这是一套一室一厅的小户房,但她设置得十分合理,整洁大方。当她第一夜住进这套房子的时候,她失眠了,拉着壁灯,四下看看,与八区的家没有大的改变,只是少了冬天取暖的烟筒。现在虽然是深冬,楼下的松树枝上架着积雪,草坪上堆着积雪,上夜班的人们身体围得严严实实地在楼下通道上走动,高压水银路灯把人们的影子缩短了又拉长。城里的夜也很静很静。屋子里暖气烧得很热,何芳草四下看了一下卧室的各个部分,掀起被角,下地看着屋里每一个地方,虽然是依旧摆放,仍然有一种陌生感。她又走到客厅,拉亮灯,看着,又进了厨房、阳台、卫生间,看完每一个部分,又一个个的关灯退了出来。回到卧室,没有目的地走到衣柜跟前,打开柜门取出那件蓝白横道的T恤衫和那条已经崩开裆线的牛仔裤。回到床上,抚摸着,大脑像过电影似的演着十三里沟那段让人难以忘记的美好回忆。她在想着:假如她不急于使用想拴住王中杰所采取的下策,或许他不会那么早就离开十三里沟;假如他还在十三里沟,也许我们就会生活在一起,他仍然在教书,晚上他在家中为学生们批改作业;她带着孩子守在他身边,编织着美好的爱情之巢;她会吃很多苦,干很多事,她想会成为治富能手,办一个养鸡场,或办一个中草药收购加工厂,生一个女儿像自己一样漂亮或生一个儿子像王中杰一样可爱。王中杰,这个名字刚刚出现,何芳草就立即从幻想中醒来,想到前不久凤凰山煤矿掌管着四所学校和一个职教中心大权的王中杰,她心中又被浇了一盆凉水。她思前想后,最后终于得出一条结论:这世上的男人,好的太少了,就一个王中杰,最后还是以背叛了她而告终。再看看周围的这些男人,哪一个不是心怀鬼胎,看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这世上的女人真可怜,为了自己的家庭、儿女再劳累辛苦都值得;而有的女人为了丈夫升迁,为了自己的虚荣甘愿解开裤带以身交换,到头来,自己吞下的苦果永远不能告诉与自己共枕的丈夫,一但事发她将里外不是人;当丈夫升迁了,有权了,你敢摆你用身体换取的功劳吗?不摆你都难以维护这个家庭的现状,凡是有权的男人都要面对迎来送往、花天酒地、亲哥哥甜妹妹的诱惑和考验;看着自己的丈夫整天不回家,自己只得在被窝中独自流泪;什么是爱情,都是骗人的鬼把戏。生活就是这样,真正的爱情只有在少年的初恋才是最真实,最纯洁,最无私,最有意义的。那里没有金钱的铜臭,没有相互利用,没有高盘低就,没有门当户对,没有权势之争;但是少年的初恋是不实际的,不可行的,永远都不会成功的悲剧,江艳容和康南以悲剧而告终;王中杰与李廷兰的结果是各自心中的空空等待;眼前的自己又被王中杰的不理解和太现实推下绝望的山崖,这世上还能有真正的爱情吗?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一个悲剧,为什么人们还要重蹈覆辙,一次又一次地去演呢?想想这些,她放下那两件衣服,拉灭灯入睡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9)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